新能源汽车产业链涨价潮:宁王也“扛不住了” 单车成本涨2万元

2022-06-06
本报记者李婷

3月21日,有报道称,自去年下半年至今,宁德时代动力电池涨价两次,按一辆新能源的电池成本来算,“上次涨了1万元,前不久又涨了1万元。”

对此消息,宁德时代对《证券日报》记者恢复回应,因上游原料价格大幅下跌,公司适当动态调整了部分电池产品的价格。

“动力电池价格今年整体上应当不会多次上涨。”真锂研究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墨柯对记者回应,在此前大部分锂电企业已或明或暗地涨价,去年宁德时代也是最后一个涨价的电池厂。在其显然,受到资源和原料上涨影响,动力电池涨价可能会成为今年的关键词。

电池协议“保量不保价”

本月中上旬,LME镍价“史诗级”逼空事件爆发,随即引起了业内外对新能源成本压力担忧。随后以特斯拉、小鹏等为代表的新能源再掀开涨价潮,其中特斯拉在五天内两次涨价,有消息显示,从15日至20日,一周内约有9新能源企官宣涨价,而今年以来有数超20企宣布涨价。

3月19日,理想CEO李想在社交媒体上表示,和电池厂商已经合约确认了二季度电池涨价幅度的品牌,基本上都立刻宣告了涨价。还没有涨价的品牌,大部分是涨价幅度尚未买断,等谈妥后也广泛会立刻涨价。

在业内人士显然,李想要这番话一面说明近期新能源集体涨价原因,同时也在预告接下来涨价趋势,动力电池涨价不再是产业链的秘密。

业界普遍认为,目前新能源市涨价潮背后的助推因素主要还包括,今年补贴退坡30%;缺芯、原材料价格居高不下,导致成本高昂;此外动力电池涨价传导,主机厂上挤滑动被迫调价,最终无奈将成本压力向终端市场传导。

事实上,从去年开始电池原材料迅速下跌停下来了持续多年的新能源成本下降趋势。

今年以来电池主要原材料价格持续开启跳涨模式,其中四大主材、镍钴锂等能源金属、碳酸锂等价格集体上升。以碳酸锂为例,做生意社数据表明,截至3月21日,电池级碳酸锂价格为499600元/吨。去年同期价格约为8万元/吨至9万元/吨,涨幅超过了500%,较年初也下跌近7成。

倍受注目的“妖镍”也维持在高位,截至3月18日,金川电解镍报价为22万元/吨,而去年同期价格为12万元/吨,每吨同比上涨了10万元。镍在新能源电池中的成本占比较大,按照计算出来每吨镍上涨10万元,传导至电池厂,50度电单成本至少要上涨3000元至4000元。

“我们了解到的情况是今年资源和原料涨价成本基本上都需要下游应用方分担。”墨柯表示,就宁德时代而言,由于其体量较大,所以成本的涨幅也不会相对小一些。

墨柯进一步表示,目前电池厂和整厂的协议可以说是“保量不保价”,即便是保价协议,也不会有一个条件,就是如果资源和原料涨价导致电池成本上升,那么上升的差价必须整厂来分担。

新能源越涨越“香”?

今年以来涨价已在动力电池产业链蔓延到。据高工锂电官网信息显示,今年以来至2月底,动力电池价格普涨15%以上,部分厂商给客户价格涨幅达到20%至30%。而2022年以来,动力电池成本较去年涨幅至少超强5成。

而在电池涨价影响下,本轮的企涨价潮中,各企涨幅不一,据不几乎统计资料,各企涨幅从最低3000元至最高30000元平均。其中3月17日,哪吒宣告对在售型调价,上调幅度为3000元至5000元;3月18日,小鹏将对在售型的价格展开调整,补贴前售价的上调幅度为1.01万元至2万元平均;3月18日零跑完宣告涨价,涨幅均价超过了2万元至3万元。

然而一面是涨价潮,但另一面却是“越涨越梨”的销售数据。

中协数据表明,2022年1至2月,新能源产销82.0万辆和76.5万辆,同比快速增长1.6倍和1.5倍。

另据电池联盟数据显示,今年1至2月,我国动力电池产量累计61.4GWh,同比增长185.7%;我国动力电池装量总计29.9GWh,同比累计增长109.7%。

对此,北方工业大学产业创意研究中心研究员张翔对《证券日报》记者回应,总体来说,今年的新能源销量快速增长还是非常寄予厚望的,行业协会广泛预计今年的增长率不会超过47%,“这是一个非常低的一个增长率。”

张翔还进一步表示,补贴退坡意味著来年卖将更贵,这将一定程度刺激购买力;此外,目前新能源普遍都延后交付,如果消费想要提早拿到,也必须要早点出手。

不过也有业内人士对于涨价表示了忧虑,指出整价格的上涨或影响一整销量,涨价将抑制部分市场需求,除非是刚需客户。

(编辑红宝玉)


世茂苏沪区域公司 世茂 苏沪世茂 苏沪世茂